诡秘世界之旅 1、木着脸穿越

小说:诡秘世界之旅 作者:梦里几度寒秋 更新时间:2019-12-17 01:21:18
  铛!铛!铛!

  敲着钟,谈陌木着脸,他觉得自己一定是没睡醒。要不然的话,怎么会一睁开眼就发现自己变成了一个正在敲钟的小沙弥?

  不过,戒尺的触感有点太真实了。

  “哎呦!”叫了一声,谈陌扭过头去,就见一拉长了脸的光头正瞪着自己,手中明晃晃的一把戒尺一甩一甩,明摆着这是刚才偷袭他的罪魁祸首。

  根据自己脑海里的记忆,这一个仿佛长了马脸的光头,是莲花寺内院的戒律师兄,白骨子。

  谈陌这下没办法自欺欺人了。

  他就是穿越了。

  还是那种莫名其妙,啥事也没做,睡个觉就穿越了。

  事实证明,晚上不宜睡觉。

  宜通宵。

  不然容易穿越。

  脑袋里胡思乱想着,谈陌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。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头。那把戒尺打人老疼了。

  “敲个钟都三心二意!”白骨子甩着戒尺,真恨不得往那颗锃亮小光头上再来一下。

  谈陌闭口不言,他怕自己忍不住怼两句。

  “敲完钟,别忘记把水给挑了。”白骨子吩咐一声,就转身走了。他是寺内的戒律僧,刚好走到这罢了,不是专程来盯着谈陌的,查看过了这里,还要走几个地方。

  莲花寺不大,但也不小。

  以他的脚力走上一圈,都得小半个时辰。

  “是。”谈陌老老实实的大声答应着,然后打起精神撞起钟来。

  当一天和尚,撞一天钟。

  铛铛!铛铛!铛铛!

  有节奏的敲完了钟,谈陌就往外院的伙房跑去,挑水主要就是供应早伙房。因为天色尚早,谈陌进去的时候,伙房里只有一位正在淘米的内院师兄。

  外院的伙房,主要是为了给外院的弟子准备一日三餐,不过因为外院弟子都只是一些小沙弥,怕一不小心弄个火灾出来,所以做饭的事情现在是由内院伙房来负责。

  “镜虚空师兄早。”谈陌按照记忆里的称呼叫道。

  镜虚空是个青年,体型略矮,不过不胖,整个人很壮实,四肢肌肉块垒分明,穿着僧衣都直接凸显出来。一个大筐中装了至少四十斤的米,被他扔在在一口缸里,仅用一只手便反复晃动,不时轻易提起。

  看起来举重若轻的样子。

  “是你啊,能下床了吗?这就好。”镜虚空冲着谈陌随意的点了点头。

  “是的,今日便是我撞的钟。”谈陌双手合十,回答道。镜虚空说的事情,在他记忆里面有,在他穿越之前,他这身体的原主人和另一个小沙弥闹了口角,然后就打了起来,本不是大事,然而倒霉催的跌了一跤,刚好摔下了后山坡,一路滚到了坡下。

  万幸虽然需要躺一两天,但骨头没断。

  不然谈陌穿过来第一件事,就是想办法在医疗条件落后的情况下,如何避免病情恶化,免得自己凉透。

  镜虚空听着谈陌的话,也不回应,自顾自的淘着米。

  谈陌不以为意,他脑袋里的那些记忆,有关于和这个叫镜虚空的内院弟子的相处画面,很多时候都是这一副样子。

  这和尚比较沉默寡言,不太爱说话。

  谈陌走进伙房,拿了水桶,沿着下山的石台阶,去山下的井里取水。

  这个时候天色尚早,山上放眼望去是一片灰青色,像是披着一层纱。谈陌一步一步踩着石台阶,听着附近高低林子里不时突兀出现的鸟叫声,他左右看看,然后忍不住摇了摇头,嘀咕一声:“真奇怪。”

  他不是在说这附近环境奇怪,而是在说这莲花寺的僧人法号,很奇怪。

  寺内弟子,法号都不以某个字为开头,如戒色戒嗔之类,而是三个字,乍一听,还有点像是道家的道号,只不过不太正派。

  白骨子、镜虚空,怎么听着都像是邪魔外道。

  而且,不光是这法号奇怪,莲花寺的规矩在谈陌看来也相当奇怪。

  这莲花寺分,内院和外院。

  其中这外院的弟子,无一例外都是小沙弥。

  这些小沙弥都没有法号,仍旧叫着俗家的名字,除了每日例行的早晚课,一应杂物外,半年内还可以有两天下山回家见爹娘。这一个规矩,让山下很多因为家里孩子多而养不起的人家,都纷纷将孩子送到了莲花寺。

  管吃管喝管住,每过半年,还能见到两次面,为什么不送进寺?

  莲花寺也不挑剔,完全是来者不拒。

  只要是有名有姓,有亲人在山下,不管是穷是富,只要不是无父无母的孤儿或者乞儿,莲花寺都接纳。

  内院弟子只有几个,可外院的小沙弥,却已经有百来号人了。

  谈陌也不想明白莲花寺这么招收弟子干什么,没啥利益可图,每天的吃喝拉撒,也都是一笔不大不小的开支。

  莲花寺的山脚下,是罗湾镇。

  逢年过节,罗湾镇的人少不了来山上上香,添点香油钱。

  被谈陌穿越的那个小沙弥,就是罗湾镇上的人,家里除了小沙弥外,还有一个哥哥,两个妹妹和三个弟弟。算上小沙弥,正好七个葫芦娃。

  不过小沙弥家里倒不是因为养不起小沙弥,才把小沙弥送上了莲花寺。

  小沙弥的父亲早年是个布店小伙计,穷的一条裤子穿一年,后来认识一个带着大量珠宝的洋人,还和那个洋人成了朋友。在那个洋人离开前,小沙弥的父亲得到洋人的资助,开了一家织布厂,凭着多年打拼和小心经营,生意不算兴隆,但也是发家致富了,能养活老婆孩子,手底下靠小沙弥父亲吃饭的人,也有十来号。

  小沙弥的父亲会把小沙弥送到莲花寺,是因为罗湾镇的镇长崇佛,一次在镇长花大价钱请来一位高僧讲经的时候,善于经营人脉关系的小沙弥父亲,居然和那位高僧成了朋友。

  后来,小沙弥的父亲不知跟那位高僧说了什么,当时那位高僧的脸色很难看,似乎是犹豫了一晚上,然后第二天临走的时候,才告诉小沙弥的父亲,让他想办法,让他的一个孩子拜入莲花寺门下。

  就这么的,小沙弥被送上莲花寺。

  小沙弥的性子比较木讷,自己老爹说啥就是啥,乖乖待在莲花寺内,当时才五岁,不哭不闹,一待就是三年。

  莲花寺附近的山势不太适合凿井,所以水井挖在了山脚下。

  谈陌挑着两个水桶下来,到了井边,正要打水,就看到几个人骑着马由远及近快速到了跟前,这几人纷纷一拽缰绳,然后从马背上跳了下来。

  几个人清一色的,都是青红二色官服,中间是一个鲜艳的捕字,脚踏黑皮靴。

  这几人正要往山上走,其中一人猛地瞧见了谈陌,仔细看了两眼后,就喂了一声,然后问道:“小和尚,我问你,你父亲可是叫谭少河?”

  被谈陌穿越的小沙弥,姓谭,他父亲正是叫谭少河。

  于是谈陌点了点头。

  那人就看了眼其他人,说道:“好了,正主找到了,走吧,你先跟我们上来。哦,对了,谭少爷你可知道你家里有什么仇家?”

  谈陌摇了摇头,一个七八岁的小孩子能知道什么,他就算是得了记忆也知道的不多,况且这位“谭少爷”在莲花寺一待就是三年,半年回家一趟也只是宅在家里念经敲木鱼。

  这人就拍了拍谈陌的肩膀,叹了口气,然后说道:“谭少爷,节哀顺便,其实当个和尚长伴……长伴……那个词怎么说来着?哦,是长伴青灯古佛,这也挺好的。”

  谈陌:“……”

  怎么听这语气,貌似他还没见到自己这身体的家人,他全家就都已经凉透了的样子?

  谈陌一脸呆滞,他很想拉住这个人问清楚,不过看着这几个人身上那一个“捕”字,还是闭住了嘴,安静的跟在他们后头,装出一副老实巴交的木讷样子。

  自古衙门朝南开,有理没钱莫要进。虽然穿越了,但谈陌觉得还是这个理儿。他怕因为自己开口,而莫名其妙惹上麻烦。

  这很匪夷所思。

  但谈陌觉得很有这可能,因为他现在的身份,是“谭少爷”。一个八岁不到的小沙弥,可偏偏在他的名下,有着一家经营还算可以的织布厂……

  这是多么动人的一块肥肉啊!

  害人之心不可有,但防人之心不可无!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红兔兔品书阁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诡秘世界之旅,诡秘世界之旅最新章节,诡秘世界之旅 红兔兔品书阁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